河北源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logo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产品中心
   包装展示
   公司展示
   资质荣誉
   成功案例
   加入源海
   联系我们
 
河北源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网站favicon

化肥行业再度被曝光

[ 日期:2014-08-11]   阅读:3381次 ]

  【煤不仅仅是燃料,也是生产化肥 的重要燃料。2014年,氮肥乃至整个化肥行业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1至5月份,整个氮肥行业亏损23.6亿元,比去年同期效益下降160%,面对困局,化肥行业应该如何调整自身产业结构?】什么是有机肥?有机肥在未来会不会有发展?

  在前几天的节目中,我们看到太阳能、风能、清洁技术等新能源发展尽管存在各种问题,但未来则是各国寻找替代能源的重要方向。那么今天我们来关注传统能源中的传统煤化工产业。煤不仅是燃料,也是生产化肥的主要原料。化肥包括氮肥、磷肥、钾肥以及复合肥几个种类,其中氮肥约占化肥总产量的73%,是中国农业消费最多的一种。然而,今年以来,氮肥乃至整个化肥行业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甚至出现了全行业亏损的局面。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来看记者调查。

  化肥企业生产半年亏损过亿 如果停产损失更多

  7月下旬,记者来到了山西省晋城市,这里既是重要的无烟煤产地,也是全国的化肥生产基地。位于晋城高平市的晋煤天源化工有限公司,是当地最大的尿素生产企业之一,年产尿素近80万吨。三个月前刚刚调到这里任总经理的张金骏,最近一直倍感压力。

  晋煤天源化工有限公司总经理张金骏:压力很大。晚上睡不着觉。

  张金骏告诉记者,晋煤集团将他调任到这家工厂,是希望他能够改变这家工厂从去年以来一直亏损的局面,但是,在尿素价格持续低位的市场行情之下,今年上半年,天源化工仍然处于亏损状态。

  张金骏:亏损,亏损还比较大。

  记者:亏损多少?

  张金骏:一个多亿。

  记者:就半年时间?

  张金骏:半年时间亏了一个多亿。

  张金骏和记者算了笔账,目前,天源化工生产一吨尿素,包括原材料、人力、财务、管理等总成本大概在每吨1800元,而六月底尿素的市场价格是每吨1580元,相当于每生产一吨尿素就要亏损220元。张金骏说,尽管现在是生产越多亏损越多,但是工厂还是在满负荷生产,因为如果停产的话,损失可能会更大。

  每生产一吨尿素就要亏损220元,但不得不继续生产

  张金骏:你现在这个负荷,尤其是这种情况,这个你的装置更不能减产,一减产成本更高,因为职工你不可能给他减少收入,所以说我们还是尽努力的降成本,争取把下面的装置条件负荷开足以后,成本才能降下来,减少维修费用,减少各项费用,然后我们管理层也是开始压缩,压缩工资。

  天源化工是山西晋煤集团控股的煤化工企业,而晋煤集团是国家重要的优质无烟煤生产企业,也是全国最大的煤化工企业集团,在全国拥有18个化肥生产企业,2013年尿素产量1360万吨,占到了全国尿素产量的19%。山西晋煤集团有限公司煤化工事业部副总经理亢树新告诉记者,最近半年,晋煤集团所属的大部分化肥生产企业都处在亏损状态。

  山西晋煤集团有限公司煤化工事业部副总经理亢树新: 一到六月份这个经营结果的话,4家盈利,14家亏损,总体亏损8.3亿左右吧。

  不仅是占全国氮肥产量近五分之一的晋煤集团所属的氮肥企业全面亏损,位于山西长治的天脊煤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同样也面临巨额亏损。

  山西天脊煤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畅学华:我觉得对我们企业来讲是压力最大的一年,过去没有碰到过这样。

  天脊化工的前身是山西省化肥厂,是一家生产硝酸磷肥的煤化工企业,年产量90万吨,最近两年多时间,工厂经营收入一直呈快速下降趋势。

  畅学华:前年的情况是比去年还要好,前年的半年我们盈利有三千多万,去年的时候,盈利就是一千万左右。今年就出现了九千万的亏损。

  畅学华告诉记者,他们的化肥目前出厂价大概是1710元每吨,但是他们的一吨化肥的总成本大约在2100元每吨,这就意味着卖出一吨化肥就要亏损300多元,他们目前也是在咬牙坚持生产。

  畅学华:它的装置运行是要连续运行,停下来以后,一个是装置的安全性得不到保障。第二个就是停下来以后,其实人员的工资也还要发,装备的折旧还要贴,所以目前只能咬着牙坚持运行。

  记者:不停也不行,停也不行。

  畅学华:对,是。

  山西是全国尿素产量第二大省和化肥输出第一大省。在全省35个化肥生产企业中,有尿素生产企业18家, 2013年产量405万吨,占全国总产量的12%。据山西省煤化工协会统计,今年上半年山西尿素企业亏损严重,亏损面达45.5%。

  记者从中国氮肥工业协会了解到,不仅是山西省,化肥行业今年以来出现全行业整体亏损的局面。

  中国氮肥工业协会理事长李寿生:去年同期我们氮肥是盈利的,但是今年我们氮肥是全行业亏损的。

  记者: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李寿生:因为需求在减少,产能又过剩,所以导致我们化肥的价格在大幅度下降,不少地区的市场销售价格已经跌破了生产的成本价格,所以全行业处于亏损的状况,1到5月份整个行业亏损23.6亿元,比去年同期大概效益下降了160%多,大幅度的下降。

  中国氮肥工业协会的统计数据表明,今年一到五月份,全国尿素平均出厂价每吨1568元,同比下降24%,5月份平均价格下滑到每吨1400元,一到五月份,全行业亏损23.6亿元,亏损企业163家,去年同期全行业盈利则达到了37亿元,利润总额同比下降了163.7%。

  李寿生:产量也在下降,产量下降0.6%,但是价格下降24%,所以我们营业收入也下降了5.1%,这是整个下降了。氮肥的生产形势是非常严峻的,而且困难还在加剧。

  产量下降、价格下降,行业亏损,传统煤化工中的化肥行业正在面临最近10年来最严峻的局面。那么,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样的下滑?背后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呢?来看记者接下来的调查。

  煤炭价格大幅下降 尿素遭受池鱼之殃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去下半年以来,受煤炭价格大幅下降的带动,尿素产品价格一路下滑,从2012年二季度的2500元每吨持续下跌,到今年5月份全国尿素平均价格甚至下滑到了1400元每吨,跌幅高达44%。尿素终端价格的大幅下降,毫无疑问是造成尿素行业整体亏损的最直接原因。

  张金骏:煤炭整个的市场下滑,煤炭下滑必然会导致咱们尿素会跟着降价。而且降价的幅度要大于煤炭的幅度。因为整个的农资行业它就是对这个煤炭很敏感,煤炭这个稍微一动,尿素肯定是(跟着动),而且煤炭还没有动的情况下,尿素就开始往下跌,

  记者打了这样的一个比方:比如说煤炭降50块钱,有可能尿素降的不是50块钱,不只50块钱,可能80,可能到100。因为这些农资行业都是做生意的,它这个东西,它看到降50,是不是还要降,所以它拿货的积极性就不高,往往它在观望,一观望企业生产出来,不可能老是在这里压库,短时间压库行,长时间就要低价往外走。所以天源公司是明显的,它的库存量就是五六千吨,到了八千吨就满库了,就没法运转了,必须降价往外销,就是这么一个情况。

  “压库”的化肥

  中国氮肥工业协会理事长李寿生告诉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今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增速放缓的环境变化,必然对氮肥市场带来影响,据统计,今年一到五月份,化肥表观消费量下降7.1%,其中氮肥下降8.6%,尿素下降9.2%。李寿生认为,化肥市场需求下降,是造成今年化肥行业困难加剧的原因之一,而更为主要的原因,则是化肥行业的产能严重过剩。

  李寿生:我们现在全国尿素的产能到了8100万吨,但是我们整个的需求包括国内需求,包括出口,包括工业需求加起来是6500万吨,所以我们整个产能和需求大概这个比较我们过剩了1500万吨。

  记者:差不多1/4。

  李寿生:对,所以过剩的情况还是比较严重。

  和钢铁、水泥行业有所类似,化肥产业一边是产能严重过剩、一边却不停有项目上马,据了解,近两年预计国内有25个尿素项目建成投产,合计产能在1674万吨左右。这就意味着在‘十二五’末期,有将近3000万吨尿素产能过剩。

  李寿生:现在更严重的情况是,目前产能已经过剩了,但是新增产能还在继续投入生产,所以产能过剩的矛盾不仅没有减弱,而且还有加剧的趋势。

  去年以来,我国化肥出口市场行情也相对疲软,2013年全国化肥出口1941万吨,同比增长7%,但是出口总金额同比却下降14.1%。虽然去年年底前国家大幅下调了化肥出口关税,但国际市场对我国的出口政策很敏感。政策一放松,国际市场有可能担心我国会有大量化肥出口,从而纷纷下调价格,而国际化肥价格的降低往往又会带动国内价格下调。

  张金骏:从这几次印度的招标,这个国际市场尿素对外招标就有意识的打压中国,这个跟国际环境也有影响,多方面的因素造成的。

  天源化工所属的山西晋煤集团是一家大型无烟煤生产企业,最近几年,晋煤集团以控股或参股的形式,将近20家煤化工企业揽入怀中,成为了全国最大的煤化工集团企业,占据了氮肥市场近五分之一产能。山西晋煤集团煤化工事业部副总经理亢树新认为,在煤炭市场也不景气的情况下,晋煤集团的旗下的化肥企业,为晋煤集团的煤炭价格的稳定提供了保障,同时也承担了风险。

  亢树新:晋煤集团的煤化工板块,为我们的主业煤炭板块承担了就是抵御了市场下降这样的风险,因为承担了一部分的亏损,因为晋煤旗下的煤化工企业,所采购的净成本,晋煤的煤比市场价格要高50块钱到80块钱左右。按照晋煤为了保障煤炭主业的发展,必须用晋煤的煤炭,确确实实从2013年开始,随着市场的下降,至少我们延缓了其他公司煤炭的下降速度。同时,集团公司煤炭的煤价仍然处于一个比市场价格高,这样一个水平。

  中国氮肥工业协会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行业的整体开工率平均只有70%左右,企业普遍亏损,但面对巨大的市场压力,以华鲁恒升、心连心、鲁西化工、昊华骏化等为代表的一批立足化肥多元化发展的综合性企业,由于在产业结构调整中走在了行业前列,目前生产经营呈现出良好的发展态势。位于河南省新乡市的心连心化肥有限公司,是河南省最大的尿素生产企业,拥有尿素210万吨、复合肥75万吨、甲醇20万吨的年生产能力,共有职工5000余人,在整个行业普遍亏损的情况下,心连心化肥依然能保持盈利。

  刘兴旭:基本上目前我们企业的经营状况还算正常。也就是说这个利润率比去年同期相比也是有大幅度的下降,总体还是盈利的。去年上半年我们同期的利润是1.9亿差不多,我们今年上半年只有九千多万,应该是(利润下降了)60%多。

  刘兴旭说,他们公司始终将人才和技术放在了公司发展的主导地位,通过人才和技术的引进,使得尿素生产能耗水平始终处于行业低位。

  心连心化肥有限公司的化肥生产系统

  刘兴旭:我们的尿素的消耗的煤炭,是行业上平均的煤炭消耗,做一吨尿素消耗煤炭要800多公斤,我们要672公斤。

  记者:672公斤。等于说在这个成本上你们就节省了很大的一块。

  刘兴旭:对,就节省了很大的一块。

  记者:百分之十几。

  刘兴旭:对

  刘兴旭告诉记者,他们公司总共有四套尿素生产系统,其中三套系统是以优质无烟煤作为原料,有一套生产系统是用有烟煤来生产尿素。目前这两种煤的价格悬殊非常大,无烟块煤的价格是950元钱左右一吨,有烟煤进厂价格580元钱左右一吨。尽管生产一吨尿素有烟煤的用量要略高于无烟煤,但整体来讲,用有烟煤生产一吨尿素的成本还是要低于无烟煤。这套有烟煤生产系统,也在一定程度上拉低了生产成本。

  刘兴旭:用有烟煤,它在成本消耗上有很大的优势,同时在电方面,这个用传统的无烟煤技术,生产一吨尿素大概需要有800度电左右,那么用有烟煤生产尿素它只要生产400多度电左右就够了,所以在这个方面,它都用现代新型的煤气化技术,应该是有很大的优势。

  据了解,目前氮肥生产企业中,30%是用天然气作为原料,70%是用煤炭作为原料,而在这70%用煤炭作为原料的企业中,只有不到20%的企业使用成本较低的烟煤作为原料。那么,既然用有烟煤比用无烟煤生产氮肥产品的成本要低得多,为什么大部分的企业依然要使用成本较高无烟煤来作为原料呢?

  刘兴旭:就是传统的无烟煤做的,而你要把它改造成为有烟煤,它需要大量的投资,有相当一部分企业在投资过程中,投资就是一个门槛。比如说我们新建的第四条生产系统,我们这个一次性的投资大概要30亿左右的投资,同时在人才技术方面也是一个门槛。有一些有资源的有资金的单位,他们可能看起来这个东西很简单,但是实际做起来以后也不是那么容易,就是我有钱也不见得能够做的成。所以这个门槛就造成,整个行业上面,目前采取新型技术的这些企业,目前只占到整个行业的18%的产能。

  大部分化肥生产企业很难采用新技术

  刘兴旭给记者举了这样一个例子:比方说十几万吨的企业的规模,如果改造成为一个有烟煤的技术,它的规模最少有50万吨的规模,它才能达到一个比较经济的一个规模。如果要想把后面的这生产系统它一条生产系统很长,如果把它改造成为一条50多万吨的生产企业,它整体都要改造,就是整个的设备都要改造,还不如,还不如把它推倒重建。

  造成行业性亏损原因是多方面的,但在具体调查中我们也看到,有些企业利润下滑严重,但也有些企业则在困境中顺利闯关。其实细细分析,需求下降只是一个表面原因。产品结构单一,技术含量低、附加值低才是背后的原因。那么,面对亏损,这些企业如何应对?未来氮肥行业发展方向又在哪里呢?传统煤化工行业目前在需求萎缩的情况下正在面临考验。那么如何让自己的企业在大考中顺利过关成为很多老板们最忧心忡忡的问题。在市场的无情选择中,部分企业已经开始从传统煤化工向现代煤化工转变。

  面对亏损 改变产业结构将是传统煤化工行业的唯一出路

  晋煤天源化工有限公司总经理张金骏告诉记者,按照上半年的市场数据,企业几乎每天都要亏损60万元,除了通过减员增效来降低成本,未来企业还将通过改变产品结构来应对化肥产品的亏损。

  张金骏:想着把甲醇的产品,调整一下,调整一下以后,把尿素的产量适量的减一减,尿素、甲醇这个盈利产品,我们甲醇还是盈利的,甲醇的产品还是可以往上调一调。

  记者:你们甲醇是多少万吨?

  张金骏:甲醇是5万吨。

  记者:5万吨。

  张金骏:5万吨。下一步争取把它调到10万吨以上,这样的话,在现有的基础上,再挖一挖潜力,提一提这个盈利上面的量。

  张金骏说,与此同时,他们还将通过开发尿素的下游附加值高的化工产品,来逐步消化尿素产能,减少亏损。

  张金骏:你比如说三氯氰胺,现在正在做着规划,规划着20万吨-30万吨的三氯氰胺,你要是20万到30万,30万上去,消耗45万吨尿素,要是甲醇的能力上去,尿素能萎缩一块,这样又消耗一块又消耗一块。然后我们规划着准备做,30-50万吨的复合肥,这样又把尿素消耗掉一大块。天源公司有可能在不远的将来,可能逐步的尿素销量可能逐步的减少,甚至于到最后自己消耗自己尿素,我们的目的就是往这个方面去发展。

  山西天脊煤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畅学华认为,目前的市场行情,企业如果不进行产品结构调整,寻找新的赢利点的话,企业的亏损面必然会继续扩大,出路只有转型。

  畅学华:就是在做化肥的基础上,去向煤化工的下游产品,就是向工业产品方向去转。我们现在已经有这个两套13万的苯胺装置,那么随着国家这个节能减排和节能型房屋的,节能型建筑的发展,那么MDA的产业,包括工程塑料的产业,我觉得像这个产业的需求量还是比较大的。那么现在也就是通过工业产品,来弥补这个化肥利润严重下降的这么一种形势。

  刘兴旭是河南心连心化肥有限公司董事长,同时也是中国氮肥工业协会副理事长,在他看来,未来氮肥产业的发展,必须依靠技术创新,探索适合未来农业发展趋势的产品,才能在激烈市场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刘兴旭:我们要把尿素加工成为一个农业,适合于农业发展需要的这种新型的产品,主要是以缓控施尿素,和缓控施复合肥为主要品种的这些,这些产品。而因为下一步的整体也上面,它要实行土地流转以后,整体经营的规模大了,规模大了,它就要求化肥的科技型,科技含量就高,目前的尿素在农业上面的利用率只有1/3的利用率,怎么让农业更好的利用尿素这个产品,这是整个国家行业发展的方向,它就是一个缓控施(肥)的方向。

  我们国家是一个氮肥消费大国,占到全球消费量的三分之一,但是国内企业规模普遍都比较小。中国氮肥工业协会理事长李寿生认为,这次市场价格急剧下跌带来的全行业亏损,其实也不失为一次行业洗牌、调整的机会。

  李寿生:我就觉得现在这个市场形势,对企业来讲是一个很难得的机遇,因为市场形势严峻,对企业的创新能力,对企业的管理是一个考验,因为这种机遇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只要企业能够坚持技术创新,坚持走差异化发展的道路,那么我相信有一批企业肯定能够率先走出来,如果你始终墨守成规,不搞技术改造,不搞技术创新,那么你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接受的只能是被迫淘汰。

  在李寿生看来,压力之下,加快转型升级已经成为大多数氮肥企业的共识,不少企业正在通过技术创新、结构调整,形成了颇具特色的化肥、化工上下游产业链的合理延伸。从而使氮肥行业在整个化工行业能够率先摆脱当前产能过剩的困境,而在这方面政府引导也非常重要。

  李寿生:要控制好新增产能,这个方面我希望政府要有所作为,同时也要加快淘汰落后,这个方面我希望市场要有所作为,对那些能耗超标、排放不达标的技术和企业要实行市场机制下的正常淘汰,同时我觉得企业自身要有所作为,要坚持技术创新,要实行差异化的发展。我们最近全行业调查情况来看,但凡是结构调整搞得好的企业,技术创新坚持比较好的企业,他们效益都好,结构调整搞得慢的企业,技术创新慢的企业,现在日子都比较难过。

  【半小时观察】

  对于传统行业来说,“转型升级”是这两年提到最多的关键词。煤化工产业的升级改造也不例外。然而转型升级并不简单,它可能需要比较大的资金额度,可能需要大量的技术创新改造,可能会带来新的生产方式变革等等。但改革可能会死,不改革只能等死。这正是市场规则的公平和无情。在传统煤化工行业里,这样的规则正在得到突显。随着传统能源消耗速度的加快,行业竞争加剧,需求萎缩,转型升级已经迫在眉睫。只有向高附加值、多元化产品要利润,才是企业的出路。如何从传统中找到创新的思路,是摆在每个企业面前的一张考卷。交卷的时间已经开始倒计时。能否顺利过关,将决定着整个煤化工行业的前途。

 

Copyright 2014 版权所有 有机肥,羊粪有机肥,有机肥厂家,生物有机肥,微生物菌肥,牛粪有机肥,政府采购定点企业,河北源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石家庄网站建设  后台登录
河北源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网站备案:冀ICP备14004374号-1 联系电话:0311-88764653  邮箱:1878118794@qq.com  地址:石家庄市正定县燕赵北大街国泰假日酒店南行100米路西